环保恐怖分子

编辑:钢材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8 06:32:46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沃森现年59岁,是海洋守护者协会创始人之一,因其在保护海洋动物上采取撞击捕鲸船的“暴力”手段,被称为“环保恐怖分子”。
中文名
环保恐怖分子
外文名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terrorists
解    释
在保护海洋动物上采取撞击捕鲸船
国    家
日本

环保恐怖分子简介

编辑
据日本共同社2010年4月30日报道,日本海上保安厅获准逮捕反捕鲸组织海洋守护者协会的负责人、加拿大人保罗沃森,理由是后者指使属下非法阻拦日本捕鲸船只。日方将要求国际刑警组织把沃森列为全球通缉犯。

环保恐怖分子背景

编辑
他曾被关进挪威监狱80天。由于激进的环保理念,他和自己参与创办的“绿色和平”组织分道扬镳。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沃森不能容忍的事情,其中包括1982年颁布的《联合国海洋公约》。该《公约》规定,只有主权国家才拥有保护海洋的权利。这意味着沃森和他带领的组织被剥夺了保护海洋的权利。如果《公约》阻碍了沃森的行动,他就认为《公约》是可恶的。沃森觉得鲸类比人类更聪明,屠杀鲸类无异于屠杀人类。
  但是目前捕鲸并没有完全被禁止,同样也没有完全被允许,这是一个各国间妥协的产物。1946年,世界主要捕鲸国家组建了国际捕鲸委员会来管理世界范围的捕活动。到1970年代,很多鲸类濒临灭绝。1980年代国际捕鲸委员会禁止商业捕鲸。但是,与其说是“禁止”,不如说是“暂时中止”,为科学研究进行的捕鲸行动仍然是允许的,而且没有任何限制。
  日本声称自己捕鲸的目的是为了科学研究。2005年冬天,日本捕杀了1000多头鲸,差不多是挪威 另一个拒绝中断捕鲸行动的国家商业捕鲸数量的两倍。但是,日本并没有真正进行科研活动,而是把鲸卖到了菜市场。
沃森看来,日本的做法就是违背了国际捕鲸委员会的规定。既然国际捕鲸委员会不采取行动,他和他的船员就必须采取行动。他把自己的船队起名为“海王星之海军舰队”,自封“船长”,并给船队赋予了执法权力。在发布向日本渔船撞击的命令前,他常常会通过喇叭讲一段非常官方的话,比如:“请自动离开这片水域,你们违背了国际保护动物规章。”而有些时候,他就会失去冷静,他曾经对一个不肯妥协的日本船长说:“现在,请从这里滚开。”

环保恐怖分子被手下供出

编辑
目前日本海上保安厅发言人拒绝就这一事件作出回应。沃森则在海洋守护者协会的网站上写道:“日本政府迫切地想阻止我们的船只在下两个捕鲸季返回南极鲸类保护区。”
日本海上保安厅先前逮捕海洋守护者协会成员皮特 贝休恩。贝休恩今年2月在南极海域强行登上一艘日本捕鲸船,遭船员扣押,后移交日本海上保安厅处置。东京检方2010年4月初以多项罪名起诉贝休恩。贝休恩供认,强行登船是受沃森指使。
国际捕鲸委员会1986年通过《全球禁止捕鲸公约》,禁止商业捕鲸,但允许捕鲸用于科学研究。反捕鲸人士说,日本利用公约这一漏洞,每年在南极海域鲸类保护区以科研名义猎捕数百头鲸。
反捕鲸人士一直要求日本停止捕鲸。反捕鲸组织近年来多次出动船只干扰日本捕鲸船队作业,双方多次发生冲突、碰撞事件。

环保恐怖分子个人观念

编辑
“只有采取激进的环保手段,才行之有效”,沃森说。
沃森曾经告诉一个记者:“我再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一头鲸鱼在我面前死去。自从1977年离开绿色和平组织后,我就没亲眼见过一头鲸死去。只要我们出现,鲸鱼就不会死。”

环保恐怖分子相关案例

编辑
沃森已经多次出现在南极海域。2002年,沃森在南极搜寻了好几个星期,也没有发现日本船只的影子;2005年,他驾船从侧面撞击了两艘日本汽艇。2007年2 月,沃森指挥船只在远海上守候了好几个星期,未能发现日本船只。燃料严重不足,船员士气低落,他打算撤回码头。可情况突然有了转折。
2 月9日凌晨4点不到,沃森的“亨特”号上的雷达系统定位到一个目标。等到天稍微亮一点以后,前去侦察的直升机飞行员确定:正是日本捕鲸船。这艘船就是“日新丸”号,被捕鲸者称为“工厂船” 捕、杀、包装、冷冻、研究等一系列活动都在船上完成。
凌晨6点钟,“亨特”号已经和“日新丸”号平行,只差一点点就会撞起来。“亨特”号上,船员们穿着黑色制服,蒙着口罩,开始往“日新丸”号的甲板上扔丁酸罐 一种发出恶臭味的无毒气体,制造出一阵烟雾。一群小汽艇快速驶到“日新丸”号旁边,汽艇上的船员带着相机和缠绕螺旋桨的铁链,还有人带着钉子枪,把“日新丸”号上排出鲸鱼血的管道封堵起来。
行动并不顺利,一艘载有两位船员的小汽艇失踪,沃森只能下令寻找失踪船只,“日新丸”号正好借此机会向远方驶去。
2月12日,沃森的船队正准备离开南极,不料和“勇新丸”号不期而遇。“勇新丸”号是一条专门用于寻找鲸鱼聚集地的侦察船。迅速接近之后,“亨特”号船员向“勇新丸”号船长发出警告:“你们已被确定是一艘非法捕鲸船,我们警告你们立刻离开南大洋鲸类避难所。”此时,两艘船撞到了一起。“勇新丸”号船长对着扩音器大呼:“警告!我是勇新丸号船长。如果你们敢踏上我们的船,你们就将被日本法律判为非法入侵者并被拘留。”
沃森的船员不停地往“勇新丸”号扔烟雾弹,霎时间,甲板上弥漫着一片黄色烟雾,“勇新丸”号的螺旋桨也被缠上了铁链。无奈,“勇新丸”号只好妥协。不过,即便沃森牢牢控制了“勇新丸”号,他还是没有任何权利来处置这艘船。僵持了几个小时,沃森只能通过卫星电话通知了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官员 这两个国家对部分南太平洋拥有主权且反对捕鲸。不过让沃森尴尬的是,这两个国家都拒绝有所作为。澳大利亚环境部长谴责了他的策略,新西兰海上搜救机构则命令他放行“勇新丸”号。沃森只好照办。

环保恐怖分子评论

编辑
沃森有很多名人支持者,包括滚石乐队的主唱。海洋守护者协会的顾问包括加拿大绿党领袖伊丽莎白 佩恩。普林斯顿大学伦理学家彼得 辛格说:“我觉得他是一个英雄,他时刻准备站在阻止动物杀戮的第一线。”
而沃森的反对者势力显得更为强大。冰岛丹麦、挪威、日本、加拿大、哥斯达黎加的官员处处指责他,有些人甚至称他为“恐怖分子”。1990年代中期,挪威指控沃森试图撞沉一艘名叫“Nybrana”的捕鲸船,沃森因此在监狱里度过了80天。“他在冰岛是不受欢迎的人,”冰岛最大的捕鲸公司Hvalur经理Kristj n Loftsson有一次在接受采访时说。
沃森还是其他环保主义者的敌人。他因为政策分歧从美国最大的环保组织“峰峦俱乐部”辞职。1986年,他被禁止出席国际捕鲸委员会会议,该委员会主要构建人西德尼霍特认为,沃森做的所有事情“都是绝对的灾难。几乎他做过的所有事都给那些真正想终结捕鲸的人带来了阻碍。在很多案例中,在海上实施海盗行径,给其他船只制造危险,当然是不受人欢迎的。”
20多年来,绿色和平组织不愿意和他有丝毫瓜葛,尽管他曾经是这个组织的合作创办人之一。据说两者决裂的原因就是因为“绿色和平”的其他领导者无法容忍沃森的做法。1976年至1977年,沃森带着一队绿色和平组织的抗议者来到猎捕海豹泛滥成灾的纽芬兰。在第二次行动中,他看见一个捕海豹的猎人在一堆海豹毛皮旁做事,沃森立刻把毛皮扔进海里,接着把猎人的棍子也扔进了海里。在此之前,“绿色和平”的志愿者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激进的行为。
沃森从来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妥。虽然他多次被指责弄沉或撞击船只,但他从没接受过一次公开审判,用沃森的话说,因为那些人不敢给沃森把他们的罪行公之于众的机会。除了强调道德优势以外,他最有力的武器是1982年颁布的《联合国世界自然章程》,《章程》规定“在国家权限管理不到的范围以外,个人有权保卫和维护环境”。 [1] 

环保恐怖分子人物轶事

编辑
他曾私自“封锁”一个港口
  1983年,沃森差点让加拿大的猎豹产业停止了运作。当时,他私自“封锁”了纽芬兰的圣约翰斯港口,并宣布如果有任何一艘猎豹船敢离开码头,自己就会开船撞击它。当政府官员威胁登上他的船时,沃森回答说,他会将自己的船沉在港口入口处,这样一来,其他船只就都无法出海了。
他让警察拿他没办法
  后来,沃森在浓雾的掩护下成功逃离了港口。但在一块冰原上,他被逮捕。当时,那块冰原上正在进行猎豹活动,而加拿大法律规定,没有许可证的人是不允许观察猎豹活动的。沃森的船被没收了,他本人也遭到起诉,并在监狱里待了一段日子。后来,在一位著名演员的保释下,沃森才被放了出来,他被宣告无罪,他的船也物归原主。
撞击“西拉”号后,沃森授予自己“船长”头衔,虽然他根本没有获得船长执照。沃森的一位老朋友、曾在“海上守护者”担任船员的大卫·塞勒斯说:“他很喜欢穿着船长制服,把自己打扮成船长的样子。他的肩膀上也突然冒出很多金色穗带。”
虽然沃森言行激进,但他并不鲁莽,而是一个很精明的策略家。“海上守护者协会”的资深成员、电影制作人彼得·布朗曾说:“沃森经常让警察拿我们没办法,很多次本来我应该被戴上手铐的,但都逃过了。”这是因为,沃森的大多数抗议活动都在国际水域进行,而在这些水域内,法律问题一般都比较模糊,执法力度也相对较弱。
  沃森在为“海上守护者”的抗议活动进行宣传时,也总是试图给别人留下这样的印象,那就是他做这些都是完全合法的。
不仅如此,沃森还很会钻法律的空子。上世纪80年代,在驾驶直升机向前苏联捕鲸船只投掷彩色灯泡事件后,沃森遭到起诉。但由于加拿大政府无法传唤前苏联船员,因此沃森便成了事件唯一的目击者。在举行听证会时,法官难以置信地摇头问道:“除了被告之外,你们就没有其他证人了吗?”起诉人只能回答说:“是的,法官大人。事发地点是沃森选的。”后来,这个案子不了了之。
  “引经据典”为自己辩护
  20世纪90年代早期,沃森不再简单地从道义上为自己的行为辩护,而是开始强调自己行动的合法性。他主要引述的有联合国在1982年通过的《世界自然宪章》决议,该决议允许个人“在国家管辖权之外的区域帮助保护大自然”。不过,这个决议并不具有约束力,也没有相关的执行条款。
此外,这项决议写道,个人只能在“能力许可的情况下”才能采取行动,这意味着必须遵守相关的法律,但沃森却将它解读为只要身体条件许可就可以。事实上,撞击和损坏船只的行为,在任何国家都是违法的,甚至海军舰队也只能在非常特殊的情况下,才有权干涉在公海上行驶的外国船只。 [2]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社会 教育